拥抱谷物
作者:徐晓林 | 浏览次数:

在父亲的土地上,有写不完

却无限重复的故事

但是我必须无限重复的写下去

写出最好最动听的歌谣

给已经长出的谷物披上新衣裳

 

阳光照在草叶间

粮食和稗子同样露出微笑

它们拥有同样的微笑

它们不会被惊起,只安静地生长

我站在父亲的对面,反复生长

 

我想和你共度一生,却相隔甚远

我想将粮食和稗子同样拥抱一遍

让我们伏在粮食的脚下

让稗子替我们歌唱

 

爱上

 

你告诉我一匹白马如何爱上

爱上那早已荒芜的草原

就像白纸如何爱上黑字

悄无声息,生成有字的稿纸

同样悄无声息,一个旅人爱上

静默在墙角的油灯,风吹过

没有熄灭的油灯

妈妈爱上孩子,春天里疯长的草叶

我爱上的白马,旅人和稿纸都悄无声息

 

南方回忆录

 

听起来像一本书

其实是一首诗,一首明朗的歌

在大雁还没返回的季节

我选择了北方

 

午夜的白沙滩上,有人在练嗓子

有风,从海上吹来

人鱼似的吼叫飘过来

一些鱼藏在船底,吐着泡泡

 

从不缺雨水的四季

黄昏钓鱼,清早杀鱼

最多见的是秋刀,能割伤北飞的大雁

很长时间,我都会拿起钢刀

对准鱼头,却怎么也做不到

像鱼一样勇敢,不流泪,不喊疼

 

小镇即日

 

一首歌足以让天上的亲人回来团聚

但是,我生来口拙,无法唱出歌谣

古老的歌谣,我住在沙窝里的小镇上

很多年,把歌词统统忘光

当黄沙一点点掩埋绿色,掩埋城堡

生出无处安放的悲伤

 

我一次次想起那温暖又古老的歌谣

却又忘记,如同一只松鼠低声唱它前生的

忘却的一棵满身是刺的松树

 

白马

 

马群停止了奔跑   这一刻

所有的青草均匀呼吸,所有的虫子

逐渐沉睡,让野韭花

暂时停止那些琐碎的问候吧

它们需要休息

我是来自异乡的牧马人

我的身体里拴着一匹白马

我不曾将它牵出,不曾喂料饮水

这里的草不认识我,不认识白马

 

清晨的时候,我扛着宿醉的身体

向每一颗草说早安,包括虫子

我身体里的白马啊,它比一粒尘埃还轻

它也醉了,为了这片草原以及万里晴空

 

耕种之歌

窟野河

 

今夜,这一场真雨

空气像被水洗过的河石

清亮得可以照亮肺部纹理

山川草木的焦急被幸福替换

有人问,你点瓜种豆了吗

落种的声音能敲击出欢乐的音符

农具是乐器,农人是演奏家

就着这巨大的雨幕

弹奏出盛大的耕种之歌

 

静夜辞

窟野河

 

月牙高玄,清风

从远处的山岗赶来

儿子在诵读李白《静夜思》

高兴处竟手舞足蹈

以动作配诗

这时我问他

你的故乡在哪里

本以为他会回答家乡地名

他却拍了拍胸脯说

在我心里

 

 

 

上一篇:
下一篇: “北移”美少女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